【384丢失的心⑿】Chris说,去我家吧。

三巴斯惢:

演奏古典乐的金色大厅,认真说来,还是挺合适求婚的。


这里总是弥漫着爱情,梦想,信仰,幻梦各种的美好的旋律,当然偶尔也会回荡谎言,欺诈,绝望,悲伤的歌吟。


今天的中场休息有点短,或者说可能是这两个人真的太墨迹。


Chris还没回答上Yes或者No的时候,表演又将要开始了,现在换了曲目,也换了乐器。


是写过流传超出想象广泛的摇篮曲的勃拉姆斯的音乐——室内乐:单簧管五重奏,这是一个含蓄抒情的宁静之作。


勃拉姆斯四十多年都对比他大14岁的师母克拉拉有不正常的感情,为了压制这段感情,他不和克拉拉相见,但是他一生所创作的每一份乐谱手稿,都有寄给克拉拉。他说:“我最美好的旋律都来自克拉拉。”


克拉拉死去,他已经63岁,他不顾病危之躯,去参加那场葬礼,可惜,他到达时候,葬礼已经结束了,十字架后面睡着他永远无法再看到的人。


他在墓前一个人孤独的演奏小提琴,43年的情愫,40年的思念,只能寄由无人知晓名字的曲目传达。


音乐已经响起,这自然不是那首曲目,但是,Sebastian在默默望了Chris一阵,当那音乐在演奏大厅响起,滑了过来,四周都哑然无声的时候,他说,“Chris,算了,你回去吧,”他又转脸对Chris妈妈说,“很抱歉,这只是一场闹剧,现在结束了,我回去了。”


他又打算匆匆离去,他不准备继续欣赏,他丢失的心没有希望,那这美好轻松活泼的管弦乐,又何必聆听,他不想步那样悲伤的恋情的后尘,但是,可能,这真的没办法强求。


他以后还是现在是不是要堕入神秘黑魁魁的荒原,都与Chris无关。


他厌倦且决定此刻暂时的放弃。


在那山谷里,他作为一个勇士,还是打算慢慢走回去。


毕竟,那是他的选择。


他的再次转身,终于唤醒了Chris。


Chris和妈妈迅速歉意告别,就追了出去。


他的背影,两次都让Chris心头裂开,一种突如其来的担心钻进Chris的心头——,他头脑清楚的意识到,如果,Sebastian真的不再次出现,那这比起他们结婚将要遭遇的烦恼还要可怕,因为他们就真的不再有任何的希望。


他喜欢他,这个男人可以说是他对男性的初恋,他是他在各种抗拒挣扎,压不住理智,唯一主动告白过的男人。


十年前,他没有勇气继续听答案,现在他至少告诉这个男人他的心意。


如果,Sebastian真的是来给他机会,真的还想重新来过的话,他也打算再次拿出勇气。


而且,如果这次不追回,他预感他可能真的没有下一次拥有的可能性。


Sebastian是任性傲慢,但至少勇敢,至少还在乎他。


这比其他的苦涩来的甜蜜来的值得珍惜多了。


现在是晚上,是城市的灯光让黑沉沉的天空变得不那么晦暗。


Chrsi向前奔去,他必须抓住那个人,他必须抓住。


当他快要抓住的时候,他对Sebastian使劲一拉一扯。


现在,他不在乎是在大马路,他没时间考虑那些多余的了,他已经40了,他不年轻了,他不能再犹豫了。


当他成功把这个人再次带入怀里,抢搂住那消瘦的腰,他选择用最直接的方式,他也勇士一样的递上了他的吻,他毫不犹豫的咬住Sebastian的嘴唇,他用亲吻来倾诉他满腔的情感。


这十年后,再次复醒的情感。


他的心跳激烈,他的脸孔开始发烫,他喘着粗气,他甚至想就在这里把Sebastian的皮带给解了,他想剥下这套得体的西装,扯下那束缚着对方脖颈的领带。


他的心凶猛叫喧的想要释放,想要让同样被囚禁了十年的心打开,他的血气一直在往上冲,但幸好,他还有残存的理智,他深吸那个人的舌头,然后分开,并且强作镇定的和Sebastian说,“你说什么,我都答应。现在,你去我家吧。”


“你想结婚,我也愿意。和我去我家吧,别再这么横冲直撞的往前跑了,我会追不上的,和我回家吧。”


只要Sebastian愿意重新开始,愿意和他去他的家,他也愿意再拿出勇气来这场冒险。


毕竟,无论是谈恋爱还是维持婚姻,都不是一个人努力就可以的。


他吻着Sebastian的白金发,他的Sebastian现在很顺从,没有傲慢的说任何不好听的话,他乖乖的在他的怀里,他不挣扎,乖乖的在他怀里。


他脖子以下的一些肌肤,若隐若现。


Chris越抱越紧,他箍得很紧,他挺怕Sebastian再次脱开怀抱,再次消失。


他沦陷于这终于被充实的感觉里,然后,他终于听到Sebastian和他说,“好。”


只有一个字。


好。


Sebastian那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终于说了他想听的。


好,现在他们一起回家吧。











评论
热度(55)
  1. 未愈 转载了此文字
  2. 无名小宅 转载了此文字
© 无名小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