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是性感力的新潮流】番外篇 罗杰斯博士的物理课(上)

英俊的白菜:

在喜大普奔的日子里,我们迎来了万众瞩目的番外篇,大家开心吗【哪有

 

 

首先要感谢camellia和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小天使点的酱酱酿酿实验室以及某个特殊制服Play梗,以及Tuatha De Danaan的祈禱室的大力支持【听起来像广告?】。我偷懒,打算把两个梗写在一起了。虽然我可能写不出肉酱,但是我争取把它写得甜蜜美味一点,如果大家不嫌弃,一起来喝一碗吧。

 

 

今天,罗杰斯博士依旧教你如何“科学地”说情话谈对象~~

【依旧是没文化的提示,如果有bug或是错误,请原谅我的无知><】

 

 

 

番外篇 罗杰斯博士的物理课(上)

【删掉】又名带着家属来上班【删掉】

 

 

“你,你是真的想和我一起上班吗?”

 

说这句话的时候,史蒂夫正站在门口,手指甲不由自主地抠着门板,紧绷得像一张满弓。

 

巴奇正盘腿坐在床头用毛巾擦头发,湿哒哒的刘海贴着他的额头。闻言,他停下手里的动作,睁大眼睛看着史蒂夫。“你不希望我去吗?”

 

“不,不是的。”史蒂夫着急地解释。

 

 

“带着你的孩子来上班吧”是研究院的一项保留节目①,通常发生在暑期开始的第二个星期五。孩子们可以参观父母的工作环境,了解M大研究院的历史,甚至是当一天科学家的小助手。当然,那些新婚夫妇还未有孩子或是仍旧单身的教员们,可以选择让家属或者伴侣同往。

 

巴奇早在两周之前,就听见山姆念叨这个。他有些好奇史蒂夫会在什么时候开口邀请他——或者,史蒂夫真的会开口吗?直到星期四下班回来,巴奇在厨房煮意面,史蒂夫跟在他屁股后头,一语不发,窸窸窣窣地不知所措。狭小的厨房里挨着站了两个超过一米八的大块头,显得很是拥挤。

 

巴奇没办法,在意面出锅之前,叹了一口气,我会陪你去上班的,现在出去,把桌子收拾好。

 

然后史蒂夫就维持了一晚上的当机状态。

 

 

此时,史蒂夫拘谨地站在门边,不敢靠前,面红耳赤地想开口辩解什么,着急的模样让巴奇忍不住发笑。

 

巴奇决定好心地帮助他一把。“所以,你不是不愿意我去?”

 

史蒂夫点头。

 

“所以你是愿意我去的?”

 

史蒂夫再点头。

 

“作为家属②。”巴奇接着说道。

 

史蒂夫红了脸。

 

巴奇咬了咬下嘴唇,忍着笑,招手让史蒂夫过来。

 

两个人躺在偌大的床铺上,史蒂夫在巴奇的左边,巴奇在史蒂夫的右边。他们穿着同样的白色T恤。

 

史蒂夫正面仰卧,交叠双手,规规矩矩地将手盖在肚脐上。

 

“我关灯了。”巴奇说道。

 

“好的。”史蒂夫回答。

 

灯光熄灭,他身旁的床垫弹起又往下沉了沉。

 

 

黑暗中,两个人都睁着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天花板,尽管什么也看不见。

 

沉默的十分钟过去之后,史蒂夫小声地问,“我可以亲你一下吗?”

 

于是巴奇无声地笑了笑,翻身凑过去。

 

 

一个结结实实的吻。

 

 

“晚安,巴奇。”

 

“晚安,史蒂夫。”

 

 

 

史蒂夫穿上了他最好的西服,戴着眼镜,头上难得的抹了发蜡,郑重得像是要去领奖。

 

托尼对此的评价就是一记白眼。“我以为你们两个早就去登记了。”

 

史蒂夫说,“不,我们不是去结婚,我要带巴奇去上班,今天是带家属上班日。”

 

巴奇从他背后冒出来,鼻梁上架着史蒂夫同款眼镜,乜眼看托尼,“你的家属呢?”

 

托尼哼了一声,“我不需要。这个节日很无聊,为什么我的家人要对我的工作环境感兴趣?”

 

巴奇耸耸肩,“承认吧,你只是找不到一个愿意陪你去的人。”

 

“那不是真的!”托尼反驳。

 

但到底哪里不是真的,他也说不上来。毕竟今年史蒂夫成了他们中间唯一一个能够成双出席的人。这个大突破不仅让托尼郁闷,甚至连山姆都感受到了一丝名为“友情背叛”的味道。

 

“这真让人伤心。”山姆摊着手,脸上写着“你为什么忍心伤害我”。

 

史蒂夫冲他微微一笑,手里紧紧拽着巴奇。

 

巴奇无知无觉,对周围的陌生环境充满了好奇。小礼堂里挂满了彩带,各式点心和饮料摆放齐整。平日里看起来很严肃拘谨的研究员们此时带领着自己的家人,就像是出席邻居举办的草坪烤肉派对一样放松。气氛简直棒极了!

 

“你知道,我在学校并非是最优秀的。没想到这么多年之后再回到学校,居然会是这么酷的地方?所以,这里的人都是科学家对吗?”

 

史蒂夫迟疑着,“我不知道,你可以这么说。但是科学家的定义太宽泛了,我是说……”

 

“闭嘴史蒂夫,”巴奇轻声打断他,“你今天看起来棒极了!”然后他扯过史蒂夫的领带,压下他的头,给了他一个温柔的吻。

 

山姆把一杯冰水浇到了自己的脸上。“去找间房间,”他叹气道,“我是说,史蒂夫你应该把巴奇带到你的实验室去。对,你那个‘没有别人’的实验室。”

 

 

 

液态氮在杜瓦瓶内汩汩流淌,大大小小的长颈瓶错落排列,代表着粒子运动波纹的黄色曲线在绿色的示波器标盘上上下跳动,嗡嗡的动力电流声不时传来,这一切都让巴奇不由地想起了童话故事里巫婆的魔法屋。

 

“这些是做什么用的?”巴奇好奇地问道。

 

史蒂夫张开嘴。

 

巴奇立刻打断他,“不,别管我,我其实不怎么好奇。”

 

然后史蒂夫又把嘴闭上了。

 

巴奇找了条椅子坐了下来,“跟我说说你的工作吧,这是我此行的目的不是吗?”

 

史蒂夫想了想,张开嘴。

 

巴奇再次打断他,“不要跟我从宇宙起源开始说起!我们就谈点近一点的,小一点的东西可以吗?”

 

史蒂夫笑了笑,“其实巴奇,宇宙的起源和终结也并没有什么复杂的。虽然这个论题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定论,但是就某种观点解释起来的话,是件既有趣又简单的事情。”

 

巴奇挑挑眉,对此表示怀疑。

 

史蒂夫拖了一条椅子,来到巴奇的身边,像是任何一位有责任感又耐心的老师一样,期待地看着巴奇。

 

巴奇摊开手心,“好吧,”他叹气,“请一定讲得‘有趣又简单’好吗?”

 

史蒂夫咧嘴笑了起来,看起来像个年轻的大学生。

 

巴奇抓了抓头发,面对着史蒂夫,把两只手放在膝盖上,努力让自己显得专心一点。

 

“那你想从哪里开始?”

 

“如果你一定要我回答这个问题,我只能说,我们得从一栋房子的地基或者从一个生物的细胞核开始,对于这个问题我一点把握都没有。”巴奇说着,“但为了节省时间,我觉得应该由我来提问。”

 

“好吧,那你想问什么?”

 

巴奇转了转眼珠,“地球什么时候可以灭亡?”

 

史蒂夫看着他,“哦巴奇,一般人不会问这样的问题,更不会用这种表情问这样的问题。”

 

“那又怎样?”巴奇无所谓地抿抿嘴,“反正我知道,地球的毁灭肯定不会是在我们这一代是吗?”

 

“是的,那会是很久的以后。”

 

“那好吧,罗杰斯博士,你就告诉我吧,他们说的黑洞或者宇宙大爆炸,或者其他什么,都是怎么来的?”巴奇歪着头,笑,“等到了地球毁灭的那一天,人类会变成什么样?宇宙会变成什么样?”

 

史蒂夫思索了片刻,然后缓缓地开口,“我们应该相信,一颗小行星撞上地球的概率其实并不比美国大片里描述的小。你知道,近地小行星的数量将近两万颗,而它们的轨道始终在变化,要么远离我们,要么降落地球,就像两万颗核能炸弹,随时都可能威胁我们的生存。”

 

“如果它们撞上地球,会发生什么?”巴奇皱眉,“我以为它们的个头都不大。”

 

“相对于地球,可能吧。它们有些很小,有些却足够大。即使是那些只有城市街区大小的行星,冲入了地球,我们也可能面临巨大的危机,不亚于数百枚核弹同时爆发。很多人都认为,恐龙的灭绝就是因为行星的撞击。我们应该庆幸,我们的祖先没那么大,否则,这颗星球上,可能就永远不会出现人类了。”

 

巴奇想了想,提议,“把行星击碎怎么样?这样它就不会撞过来了。”

 

史蒂夫看着,“也许,我应该这么说,你更能理解。如果你的子弹射入了十五码以外的钢板,会发生什么?”

 

巴奇思索片刻,“子弹的碎片会被钢板弹开。”

 

“子弹会变成什么样?”

 

巴奇一字一句地说着,“会很烫,弹头会因为钢板的压力而变得扁平。它们反弹时的力量会很大。所以在密封的狭小空间开枪总是不明智的。”

 

“当一颗小行星受到引力,冲向地球,大气层会因为它的速度瞬间变成坚硬的钢板,而此时的小行星就像是你的子弹。如果你将它击碎,就像是飞散的弹片,原本的一个威胁,会变成几千个几万个威胁,而那些更加细小的碎块,你永远都不可能掌握它们的行踪。”

 

“就像是在密闭的房间内开枪,你没办法控制弹头最终的落点。”

 

“没错。”史蒂夫像是一位老师,露出欣慰的微笑,“如果是那种更加难办的砾石堆小行星,我们更加无法打散它们。因为你永远没有办法打散一堆散沙。”

 

“听起来很难,那我们能做什么呢?”巴奇皱着眉,认真思考起来。

 

“如果你发现一辆失控的公交车朝着闹市闯来。你无法用暴力将它停下,因为你知道车上有很多无辜的群众,那么你会做什么呢?”

 

巴奇仰起头,“改变它的方向?让它往更加开阔的地方驶去,避免撞击。”

 

“你真棒!”史蒂夫好不吝啬地称赞道,“那也是我们想做的。我们已经能够预判行星的轨迹,尽可能地做到准确。那也许我们也能做出某种引力牵引机,它像是一张无形的网,如果我们能够提前几十年知道行星的轨迹,利用引力将我们的威胁带出地球的轨道。”

 

“几十年?”巴奇叫了起来,“那可是很长的一段时间。”

 

“听起来好像是这样,但是把这几十年放在动则成百上千光年的太空而言,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瞬间。”史蒂夫说着,“这是一个很大的世界。”

 

“我们真的会被黑洞吸走吗?”巴奇担心地问,“我是说,在离我们很远的地方,真的存在黑洞吗?”

 

史蒂夫沉吟着,倾身向前,直视着巴奇的眼睛,“有一种恒星,我们相信它的密度很大,体积很小,经常是成双成对的出现。我们把它们叫做中子星。它们相互吸引,相互绕转。”

 

史蒂夫伸手拉住了巴奇的。巴奇受到他的牵引,站起身来,慢慢地靠近他。

 

“如果这两颗中子星越靠越近,彼此吸引……”史蒂夫压低声音,将自己和巴奇的距离拉得更加近。

 

巴奇微笑着,将双手搭在史蒂夫的肩上,“像我们这样?”

 

“是的,像我们这样,但是要更紧……”史蒂夫搂住了巴奇的腰,收紧怀抱,“更近,更紧……”

 

巴奇微笑着反手抱住了史蒂夫的后颈。“如果靠得足够近了,会发生什么?”

 

史蒂夫抬起头,他的眼睛像星辰一样明亮,“它们会融为一体,不分彼此,成为一颗更加小更加重的存在,如果我们相信,这就是黑洞。在它们结合的一瞬间,会发出惊人的能量。它们的体积是如此之小,几乎可以忽略,但是它们的质量巨大。这种反差,能够让它们拥有捕捉任何物质的力量。如果这两颗中子星相撞时离地球足够近,那么我们就会在瞬间被撕裂,然后消失,就是消失了。”

 

“哇哦,地球听起来真是个危险的地方。”巴奇感叹道。

 

“是呀,因为‘钥匙孔’突然变道的小行星,伽马线爆,磁星地震,黄石火山,不管是地球内还是宇宙间,都存在着太多太多让我们毁灭的东西。看上去永不落下的太阳,也并非是永恒的。我们只是一棵火柴,随时燃尽,随时熄灭。”

 

“你知道……”巴奇将声音压得很低,缓缓地垂下自己的头,“这个问题变得很大。你想告诉我什么?”他的嘴唇停在史蒂夫的额头上方,他们之间只隔着一个鼻尖的距离。

 

史蒂夫微微笑了起来,“关灯。”他朝空气下了一个指令。

 

巴奇诧异地发现实验室里的灯光灭了。他抬起头,落入了一片星空。

 

隐藏在墙角的全息投影仪,将整个房间变成了一个迷你的星系图。或明或暗的光芒在巴奇的身边炸开、绽放,他的脚下有如混沌,空无一物,像是将他温柔地包裹在一片星云之中。

 

“史蒂夫……”由于太过吃惊,巴奇的声音有些发颤。

 

史蒂夫站了起来,视线和巴奇齐平。他伸开双臂,比星光更温柔地拥住了他的爱人。“这是银河系,这是太阳。”他慢慢地拨动着虚渺的星云团,拉近,放大,指出了那颗火色星球。“而我们在这,很遗憾,我们并不会发光。”然后他随意地推开,屏幕又换做了另一幅景象。

 

巴奇好奇地看着这神奇的幻象。他们仍旧受地心引力的束缚,但此刻的他觉得是如此的自由。

 

史蒂夫慢慢地转过巴奇的身体,使他的后背贴近自己的胸膛。他将下巴搁在巴奇的肩头,认真地引导他辨认出银河系的范围。

 

“有人相信,宇宙中存在着某种引力波。它们穿过地球的时候,也许非常微小,但似乎确实存在着这样一种力量,将宇宙万物,我们能观察到的以及我们物力无法企及的所有一切物质都不断地聚拢。这是一次聚集,是大爆炸之后的又一次回归。也许它会将我们,哦,不仅仅是我们,而是将整个宇宙都带入另一次消亡,下一次大爆炸。而后这个宇宙将不再是现在这个样子,曾经存在过的一切都消失不见。”

 

“那我们会去哪里?”

 

“我不知道,没有人知道。我们的银河系正不可阻挡地朝着仙女系靠近。这两个星系像是被引力波牵引,彼此吸引。终有一天,我们会和仙女系相遇。”他伸手轻轻划动,将视线带入银河系与仙女系的间隙之间。两团星河相互辉映,在巴奇的眼里落下一片璀璨的光斑。

 

然后史蒂夫牵起巴奇的左手,十指相交,带着他,轻轻划动手臂。随着他们的动作,两团星系开始旋转、靠近。投影开始变幻,以精密的比例演绎着两大星系相遇的场景。星系的边缘相交的瞬间,绚烂的星光几乎将整个房间都点亮了。

 

“而直到那一天,”史蒂夫轻声说,“直到世界的尽头的那一天,你会变成一颗尘埃,我也是一颗尘埃。我们相互依偎着,可能会离开地球,漂浮在茫茫的宇宙中。我们可能来到银河系与仙女系相碰撞的中心地带。

 

天不再是天,地不再是地,星空变成了虚无,黑暗变成了绚烂。太阳远去,月亮消失。没有春,没有冬。

 

银河系融入了仙女系,那些绚烂的恒星,像一道道光纱,缠绕彼此,或吸引或分离,最终形成一个新的星系。

 

也许在某个行星上,会诞生出新的智慧生命。他们会给这个新的星系命名,将它视为自己的母星系,正如我们看待银河系一样。他们可能会知道曾经存在过一颗酝酿着生命的名为地球的星球,知道人类曾经和他们一样孤独。

 

但也有可能他们并不知道我们的存在,就像今日的我们对外星生物一无所知一样。

 

人类被遗忘,我们更是一粒无足轻重的尘埃,没有人会记得我们。

 

这就是尽头③。

 

但我们会在一起,漂浮在虚无的太空,在时间和空间的边缘,静静地看着这个宇宙的变迁。这个过程可能会经历几十亿年甚至更长。

 

但是没有关系,直到尽头的那一天,我们仍拥有彼此,时间或长或短,又有什么关系呢?”

 

 

 

 

 

 

 

  1. 是我编的

  2. Familymember

  3. Theend of the line【终于点题了!

 

 

【讨厌,又超字数了,那就分上下章吧


评论
热度(252)
© 无名小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