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性转】Present(8)

吐槽的蜗牛:

“解释一下,巴恩斯。”娜塔莎在晚餐前把巴基逼进了防震训练场旁边的更衣室里,像欺负低年级女生的校园女恶霸一样拦住了他的去路,“这是我们今天必须要做的,不要浪费彼此的时间。”




“解释什么?”巴基没有找到可以坐的地方,只能靠在墙上,他举起双手表示投降,“我有没有抢你的男朋友?”




“态度好一点,你知道希尔和寇森本来是打算让你直接去接受心理治疗的。”娜塔莎把他困进墙角,“是史蒂夫阻止了他们,所以他们请我来给你做个简单的谈话交流。”




“现在的状况我觉得更像是审讯。”




“如果这是审讯,”娜塔莎露出森冷的微笑,“亲爱的,你不会想经历那些的。”




“你的审讯技巧追本溯源可能来源于我,好好干,我还可以给你打个高分。”




娜塔莎觉得不该和他废话,于是直截了当地问,“解释一下你的女孩辛迪。”她戳了戳巴基的心口,嘲讽道,“你打算把她的名字写在这里。”




你看见史蒂夫可怜的表情了吗,他就像是在布丁里吃到了钻戒的女人,还没来得及惊讶捂嘴感动流泪,就眼睁睁地看着男友向旁边的女侍应生求婚。




“我以为你最多会是同性恋,但没有想到你居然会是自恋。好吧,虽然你一直有这种倾向,但我们从来没往那方面想过,” 娜塔莎忍不住念叨起来,“你真是太让人惊喜了巴恩斯。”




巴基的神情放松了下来,他露出“原来就这么点小事”的懒散笑容,“你是说辛迪吗。”




“我想我就是爱上了我自己。”




这么大方地承认了吗,是条汉子,巴恩斯。




“我给她取名叫辛迪,她是个绝对聪明的女孩,幽默大方,甜美可爱,还有条性感到不行的金属臂。”




你这种行为叫玛丽苏你知道吗。




“她了解我的所有想法,许多想法都和我不谋而合,简直是我的精神伴侣。”




因为你们根本就是同一个人。




“她很热情,很会挑逗人,每次面对她我都难以克制自己。不瞒你说,我们睡过,还在一起度过了许多难忘的销魂夜晚。”




……不要给自慰找借口。




“一开始我只是被她和我相似的外形吸引,但是在我和她认识一段时间后,我发现自己越来越离不开她了。”




不要说得好像你想离开就能离开一样。




“我们真是天生的一对。”巴基利落地总结陈词。




“听上去是个不错的爱情故事,但是你有没有想过问题的关键,”娜塔莎沉思了一阵,试图打破他的爱情幻想,“你的女孩辛迪并不存在,她是你基于自己的女性外表幻想出来的人物。”




“爱情本来就是基于幻想的。”巴基认真地回答,“你知道,在恋爱中人们对恋人的想象成分总是大于现实,有的人仅凭对方的外貌就开始想象对方的性格家世,然后就坠入爱河,这其实也是爱上了幻想中的人物。”




“这不同。”娜塔莎否定道,“再不切实际的幻想,至少对方应该是个真实存在的人。”




“克林特曾经网恋过,对象是一个农场主的女儿。”




娜塔莎的眼神顿时犀利了起来,“什么?!”




“那阵子他就差在脸上写上我恋爱了,他把那个会修拖拉机的女孩天天挂在嘴边,连将来要几个孩子都想好了,还邀请我们去他们未来在农场的家做客。” 巴基看似无意地出卖了可怜的鹰眼,“但事实上他连那个女孩的面都没见过,连她是不是真实存在都不知道。”




娜塔莎感觉浑身的血液都要沸腾了,“后来呢,可恶的克林特巴顿和他的农场女孩。”




“那个女孩是托尼斯塔克闲得无聊假扮的。”




“……干得漂亮,斯塔克。”




“所以问题来了。”巴基有条有理地分析起来,“这个斯塔克冒充的女孩,可以算是真实存在的人吗。”




“……”




“或者说她是斯塔克基于自己对克林特的认识虚构出来的人物。”巴基不紧不慢地反问道,“同样是爱上一个幻想出来的人物,你不应该先去给巴顿特工做做谈话交流吗?”




“他是逃不掉的。”娜塔莎冷酷地笑了,但她很快意识到这是巴基在转移话题,于是果断地反驳,“这不一样,克林特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爱上对方的,他以为那是个真实存在的女孩,呵呵,还会修拖拉机……噢,抱歉走神了。但你的问题更严重,你明知道那是幻想出来的人物,你还对她产生了感情,这可能就是心理问题了。”




“爱上虚拟人物很正常,有很多宅男愿意跟游戏里的女性角色结婚,他们的恋人连实体都没有,我的好歹还有实实在在的身体。”




“这就是另一个更要命的问题了,你爱上的这个虚拟人物还是你自己。”娜塔莎有些崩溃了,她放缓了语气,“好好为自己想想,不趁早解决这个问题,你会人格分裂的。”




“和四十年代治疗同性恋的医师说的差不多,”巴基懒散地靠在墙上,手指无节奏地在手臂上打着节拍,“那时候他们对同性恋的看法就像你们现在对我和辛迪的看法一样。”




“这不一样。”娜塔莎迅速从他无意透露的信息中找出了重点,“等等,你接受过同性恋治疗?七十年前?”




“噢,你是说这个,时间太久我都快忘了。” 她盯着巴基的脸,试图从中找到些不一样的反应,但是她失败了,这个家伙的态度太坦然平静了,欢乐的语气甚至像是在讲什么笑话, “驻地医院的那个混蛋法国医生,那个老巫婆,她逼着我填了十几页的心理测评问卷,然后莫名其妙地推断我有隐藏的同性恋倾向。”




巴基像是回想起了那天的惨痛经历,露出不堪回首的痛楚表情,“天地良心,我那天只是想去搞点抗焦虑的药片而已。结果被逼着看了足足一百多张男人的裸照。”




更可怕的是他还被要求在几位年轻的护士小姐面前 脱掉裤子检查有无生理反应——他裸着下身坐在椅子上被迫欣赏那一坨坨叫人反胃的雄性肉体,而那个虔信天主的法国老巫婆就站在一旁对着他的老二虎视眈眈,巴恩斯只要一有风吹草动,她就会毫不犹豫地亲手拧断它……太羞耻了,就算被绑上电椅,巴基也不想把这段经历说出来。




“结果呢?”娜塔莎知道自己是明知故问,但她关注的并不是“巴恩斯是不是同性恋”,而是“医院为什么没能发现他是同性恋”……




“还好,我保住了我的……”巴基正色道,“我怎么可能是同性恋,如果这个世界上只剩下两个直男,那其中一个肯定是我。”




“还有一个呢。”




“史蒂夫。”




!!!!!




娜塔莎心中飘过一串语气非常强烈的脏话。




“我倒是觉得,当时你的医生应该给你张罗杰斯的性感裸照。”她有些讽刺地打趣道。




巴基顺着她的话也开了个玩笑,“那她们应该把他本人剥光了放在我面前,这样说不定还有点效果。”说完他自己先忍不住摇起头,然后指了指自己,强调了一遍,“科学证明,这是个直男。”




就像要求在自己的新制服上写上“女朋友”的名字时一样认真的神情。




要知道,看完那些裸男照片之后,他强忍着三个星期没去洗澡,因为看见那些大兵晃着他们光溜溜的肥硕屁股,巴基觉得自己可能会直接在公共浴室里吐出来。




太可怕了,接受了那种精神污染,她们居然还指望他能硬起来吗。




巴基像是想到了什么,迟疑道,“这么说起来,你们所说的心理治疗,难道是让我看着自己的照片然后电击我吗?”




“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这么干,尤其在你霸占着洗手间的镜子时。”




“亲爱的,洗手间又不止一块镜子。”




“可你总是占着那块最大的落地镜。”




“因为我比你高。”巴基用非常理直气壮地口吻说,“只有那面镜子可以完整地照出我和辛迪的全身。”




“史蒂夫跟你差不多高,可他从不在那面镜子前逗留超过一秒钟。而且他从没爱上自己的女性外表。”




“那是因为他没有意识到自己有多可爱,你看看他,现在还穿着那些不合身的男装。”巴基随口说道,“如果他打扮得漂亮点,说不定我就先爱上他了,还轮得着他自己对自己下手吗。”




娜塔莎显然没把这句话当真,她提醒巴基不要企图用吐槽史蒂夫恶劣的着装来逃避话题。




与此同时,一直在餐厅听着实况转播的人们显然也没有把这句话放在心上,他们还在热情地讨论巴恩斯当年的同性恋治疗经历,赌他有没有被恶魔医生电击过老二。




只有史蒂夫沉默地扒拉着盘子里的晚餐。




晚上十一点半,在娜塔莎准备入睡前,有人轻轻地敲了她的门。




等开门看清眼前的人之后,她的头皮都开始发麻了。就像真的被电击过一样,积攒了一天的困倦顿时烟消云散。




“嗨,娜塔莎,很抱歉打扰你。”史蒂夫站在门外冲她微笑。




“嗨……”她总算保持住了自己引以为傲的风范,甚至还能轻松地和他调笑,“晚上好,小淑女。”




“你觉得我明天这样穿可以吗?” 史蒂夫小心地问,他穿了件性感的黑色露肩小短裙,双手不安分地试图把裙摆扯到膝盖以下。娜塔莎忍不住担心他这样下去会把裙子扯裂开,于是评价道,“挺漂亮的裙子,看起来还不便宜。可惜就是太短了,而且胸勒得很紧,去换一件吧,除非你的身高缩水到斯塔克那样。”




“你猜的太准了,这就是他借给我的。”史蒂夫无意中出卖了我们的钢铁侠,他愉快又期待地说,“托尼说他当初就是穿着这条裙子,成功地在网上骗到了克林特。”



评论
热度(150)
  1. 红茶杯与苦咖啡白桃子 转载了此文字
  2. 无名小宅白桃子 转载了此文字
© 无名小宅 | Powered by LOFTER